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车女司机——秋雨的博客

东风4型0089号、0104号两台内燃机车三八包乘组。

 
 
 

日志

 
 

【转载】 夏晓《插队十年记》(七)劳作3  

2012-05-24 14:10:08|  分类: 知青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粪撒了,地犁了,就该种了。

 坡地,地是什么样,犁个什么样,就种什么样,反正靠天吃饭,看雨水怎样。有时对片比较大的坡地,也会种些棉花,但大都是红薯、小麦、苜蓿什么的。

  滩地要经心得多,因为有水可浇。在地的准备上,就要多一道工:刮渠。刮渠的工具,叫“刮板”,有点儿像耙子,就像猪八戒扛的那个差不多,只不过,不是耙齿,代替它的是一块长铁板,用来把土刮起来。事实上,刮板不是每个老乡家都有的,有家里没有的,遇上刮渠的活,家里有耙子的,在耙齿间编上树枝,也能当刮板用。分到我们知青干这个活,刮板向老乡借,一年就干那么几天,犯不上去买,一个也好几块钱呢。买了,不光这一年,可能好几年刮渠的工分钱都挣不回来,不值。刚开始不知道队里谁家有,队长分了这活,就找队长:“队长,帮恰(咱)借一下吧,俄寻不下。”队长就会帮着借,并告诉你:“记下,他屋有,下回寻他啦。”

  所谓刮渠,就是在地里起埝,便于浇地。刮渠的时候,两个人一组,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前面的人要把渠“领直”,后面的人要把渠刮高刮齐。地短了,全凭眼力,地长了,隔一段,就预先刮起一个包来,以便参照。就怕地里尽胡结,刮不起什么土,只好把胡结打碎,那就费事多了,因为不打碎,浇地的时候,那儿会跑水。

渠刮好了,就该种了。

春天种的东西不少,棉花、玉茭、高粱、红薯,等等。

红薯一般都种在坡地。种红薯,大概工序如下:有经验的老农拿镢砍窝,后面有人往窝里点水,跟着是放苗的,最后由妇女埋窝。担水的,就是给点水的供水,一般由年轻的壮劳力承担。那时,活已经由两晌改三晌,早上记4分,中午记2分,下午记4分,总共10分,不过,到底是多少,要等年底评完工分才知道,评你10分,早上就是4分,依此类推,要是9分,就变成3.6分了。那年,年底评的时候,说我们知青还是“小娃”,应该给9分,可干得不错,给9.2吧。第二年,9.8,到第三年,10分,算是整劳力吧,将将合格,一等劳力我们队是10.8分。不过,比起女知青来,我们要感谢上苍了,她们比我们要少1分,合格了,才9分。话扯远了,还是说担水吧。

坡地旱,为了保证红薯苗的成活,担水是很重要的。

1969年,那年,我刚过16岁,LS,也就17岁。种红薯的时候。有一天,我们睡过头了,以为出不成工了,刚准备接着睡。听见有人敲们,开开门,一看,是刘队长。队长说: “你俩担水(fu)啦,坡上种红薯(huofu)。快些(xia),水(fu)桶都给你dou寻哈(下)咧。”我们俩挺感动:睡过头了,队长没责怪,还上门派活!赶紧担了水桶就走。连着好几天,我只记得,从担水的小河沟到红薯地,来回有二里多地,我们俩一中午担10趟,直担得我们腿都软了,都不是自己的了。到了第三天下午,又担了不少趟,LS担着水在前面走,我担着水在后面跟着,上来头(也就是在直直的来头上挖几个脚窝,担着水,踩着脚窝往上走)的时候,他前面水桶的水洒了出来,一脚踩上,他就摔倒了,桶里的水全洒了。我在后面也在劫难逃。队长看见,说:“这俩娃使乏了,恰(去),埋窝恰!”我们俩跟着“老婆拉”埋窝,直到天黑。此后,一听见“担水”,腿不由自主就哆嗦。

坡地的红薯甜、干、好吃。种的时候,前面一个老农用镢头“砍窝”,后面跟一个点水的,拿个马勺,舀着桶里担上来的水,一窝一窝倒去。再后面,是放苗的,一窝一棵,遇到苗弱的,就放上两棵。最后,是埋窝的,一般是“老婆拉”干,刚开始还是圪僦着,后来干脆就跪在地上,一窝一窝地爬着埋。埋好了拍上一个小包,说是红薯长得大。和北京以及不少地区的垄种不一样。

红薯苗,一般都是生产队自己育的,先挖上一个长方形的坑,放上马粪,把种薯放进去,盖好,要保持温度和湿度。这个活儿,都由生产队派有经验的老农干,知青没干过。别的地方的知青,我想,可能有干过的,我们那儿没有。我见过,有温度、湿度没控制好,种薯烂了的和苗黑了的。

  棉花、玉米、高粱,都用耧种。耧要摇得匀,深浅要差不多,还要走得直。所以,摇耧的活都是由老农,名副其实的老农,来干。再配上一个牵牲口的。

  耧有三条腿的和两条腿的,棉花、玉米、高粱用两条腿的,三条腿的是种麦子的。

   播上种,就等出苗了。那时,老乡都巴望下雨,下场雨,苗出的也快,也齐。没雨,出得慢,还常有缺苗断垄的,可真是靠天了。

   苗出来了,看着那一行行的小苗,倒也好看。过个个把星期,就该间苗了。

   种,是个技术活,村里从来不让知青干,我们也就是见过。   

种,在晋南最重要的,那就是小麦。小麦是秋天种,放在这儿,不合时令。不过,又是种,而且对于我们那儿来说,是一大项,小麦产区嘛。老乡说,历朝历代,他们都只吃“麦e”,只吃“白馍”,秋粮,那是“yu tugu”(喂牲口)的。吃秋粮,那是合作化以后的事。所以,与小麦有关的,老乡极为重视,相当自觉。所以,放在这里一并说。

关于种的时辰,老乡说:“白露早,寒露迟,秋分种麦正当时。”秋分前后,生产队就以种麦为中心,忙活起来了。

耧,三条腿的,依然是老农摇。让知青干的,最多也就是牵个牲口(tugo),从地的这头牵到那头,再从那头牵到这头,除了耧里的麦种摇完了,需要装,可以喘口气外,一晌不停脚,抢时间嘛。一晌下来,腿软脚疼,所以,干这活儿的老乡说:“比球破(割)麦,累球多咧!”

种麦,先种坡地,因为地的墒情不好,出得慢,一亩地用麦种10—11斤。后种滩地,滩地墒情好,出得快,种得早了,怕疯长,冬天反遭冻害。滩地一亩用麦种15斤。老农,不愧是老农,我们队的,居然能把麦种摇得斤两不差!说多少就多少!

过秋分没几天,麦种完了,大家松口气,但愿冬春雨水好些,明年多分几斤,好多吃些白馍,起码能让黑馍白些。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