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车女司机——秋雨的博客

东风4型0089号、0104号两台内燃机车三八包乘组。

 
 
 

日志

 
 

【转载】 夏晓《插队十年记》(四)初到夏县3  

2012-05-24 07:16:43|  分类: 知青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逃”回家过年

  到村里一个多月,由刚到时的新鲜、对老乡的理想形象、农村生活的想象到看到的现实和天天只有累和饿的感觉,给了我很大的教育,确确实实的再教育!

  那时,每天最盼望的,是邮递员。只要邮递员一进小学校,在的知青一定会蜂拥而上,拿到信的同学满脸幸福。

  春节快到了,说老实话,离开家的时候,并没想到回家过节。那会儿,我对回家的概念,是父亲的探亲:每年一次,一次一个月。插队的生活,让我越发感觉到家的亲切和宝贵。接到家里的信,看完后小心地保存好,还时常拿出来再看。

那天,接到母亲的信,信上说:“我听说下乡知青能回来过年,你看看,能不能跟队里请个假。我挺想你的。我给你把路费寄去。”看着信,想起站台上的母亲和她的泪水,我哭了(插队期间,我一共哭过两回,第二回,我以后会说)。我们兄妹4人,跟着母亲长大,父亲先在部队,四处调动,直到进北京,一家人才稳定下来。没两年,父亲又调去三线,依然是母亲带着我们。我插队走的时候,父亲已经好长时间没来信了(直到1969年4月,我才接到父亲的信,才知道他在三线被批斗,他不愿家里人为他担惊受怕,一直没有告诉我们)。

  第二天,接到母亲寄来的路费,看来,母亲在寄信的同时,就把路费寄出来了。我知道,那一定是母亲和弟弟妹妹省出来的,因为插队走的时候,为我置办行装,已经把家里掏空了!为了我回家,家里一定要削减伙食了!难忘的亲情,刻骨的母爱!

  那会儿,也听说有个过“革命化春节”的倡议,村里也有决定不回家的知青,但都没把倡议当回事,各人根据自己的情况而定。比如LS,那天聊天,不知怎么说起回家不回家的事儿。LS说:“来回30块钱哪,能买30只鸡,回家一个月,我这儿一天一只鸡,多嫩那!”说得我们都笑了。LS嘿嘿一笑:“刚来几天,折腾个啥。”不过,大队倒是挺当回事的,说是根据县和公社的精神,不让知青回家过年,倒让我们紧张了一下。

  我记得我们村最早回家的是1月26日,天黑了,悄没声儿地就走了,也未见大队有啥反应。我和ZXY、LSY和LXM三位同学,还有邻村的一位(他先到我们村,大概是先躲一下),一共5个人,1月28日晚上,准时“逃跑”了。

为了准备回家,LSY买了几只鸡,杀了,到大灶上烧的开水,拔毛,那叫一个仔细,毛拔得贼干净,连鸡爪子、鸡嘴上的硬皮都没忘了褪干净。放在外面,一晚上冻得棒硬。走的那天,装进旅行袋,提着就上路了。

 那天晚上,每人领了8个馒头,背起书包,拿上行装,打开小学校的门,确认没有人后,鱼贯而出,沿着去往水头的路,急急地走了。好大的雪,走的时候,雪已经没脚脖子了。回头望望雪路上留下的脚印,只希望雪下得再大一点,好把我们的脚印盖上,免得大队发现我们“跑”了,再把我们追回去。

跑了大概有5里地,回头望望,没看见有人来追,心里塌实了些。雪,似乎领会了我们的希望,下得更大了,已经开始往我的大头鞋里灌了。几个人也越走越快,都觉得到了车站就好办了,即使大队派人来追,也要赶在他们的前面到车站,那比在路上要主动得多。

问题是,我们5个人,只有一位同学到村里后又去了一趟水头。其他的都没去过,不过,只要“大方向正确”就一定能到。在雪的遮掩下,一片白茫茫,分不清哪是路,只靠路边的小杨树给我们指引。到了坡上,小杨树没了,路也就找不到了。走着走着,LSY突然不见了,我们往前找,发现这位老兄掉到梯田下了,坐在雪地上,两手高高地举着他的旅行包!几个人一起确认了方向,继续前行,快下坡时,终于又看见了路边的小杨树。

连滚带爬,终于看到了水头车站的灯光,心也终于放下了。进了候车室,买了车票,坐下一看,才发现大家的鞋都湿透了,就连我穿的大头鞋都湿透了。把鞋脱了,放在炉子边烤。这时,觉得饿了,想起还有馒头,也放在炉子上烤,不知不觉,8个馒头就进肚了,丝毫没有饱的感觉。

售票窗口开了,我们心怀忐忑地递进了钱,怕不卖给我们票。还好,售票员没说什么。买了车票,在站台上看到往北的火车进了站。上了车,才真真切切地感觉到:我就要回家了! 

  上了火车,赶上火车上有卖平遥牛肉、柿饼、水果糖的,一样一斤,把柿饼和牛肉吃进肚子,总算不饿了。早上,到了太原。街上逛了大半天,晚上,坐上88次,往北京奔去。

  在太原火车站,看见了不少要饭的,感到很惊奇。有一个盲人,居然用鼻子就能闻出是钱还是纸。还有一个"大象腿"(估计是丝虫病)看得我们直发麻。去厕所,居然看见里面有好几个在睡觉。上午,到晋阳饭庄吃饭,连那儿都有,而且极厉害,刚放下饭碗,立刻给你抢走,刚说了一句,就来了一个好像是花子头儿的,恶狠狠地看着你。长了不少见识。

  后来,几次路过太原,都见到盲人和“象腿”。也有"文明"的。那次,我在候车室,来了一个穿军大衣的,到我跟前,坐下。和我聊了几句,从兜里掏出一个工作证,说是出差的,车票还差一块钱。我想,人家遇到难处了,给他吧。又想,路上还得吃饭呢,再多给一块吧。我给了他两块钱。他刚走,旁边的一位老汉就告诉我:"小伙子,你上当了!他老在这儿要!"果然,我从北京回山西在太原倒车,又碰到他了。唉,接受教训呗。

除了要饭的骗我们,太原站的工作人员也骗过我们。坐车,总想找个座,我们每回倒车,总是老老实实排队。有一回,我们刚排好,还排在前面。这时,来了个车站人员,说:“你们知青,单排一队,到时先放你们,免得你们挤!”我们还挺感动的,单排一个队,我们几个还是排在最前面。等进了站,发现车上的人已坐满了,原来,别人早放进来了,最后才让我们这些排队的知青进来!只好站着,那股气儿,都发在列车员身上,他们来查票时,就是不给他,大概他们也知道车站惹了我们了,也没为难我们。

进了家门,母亲看看我,说:“瘦了。”

在家补足了油水。该回山西了。3月16日,我和ZXY、LSY一起返回夏县。家里给我们带了不少东西。那时候,知青家长好像都是这样:尽全家所能。我们村知青带的吃的有(我记得的):大米、花生油、大油、炸酱、白糖、米粉肉、奶糖、炒雪里蕻,酱油膏,等等。可怜天下父母心!

 快到水头了,我们怕两分钟的时间东西搬不下去,列车员说:“放心,搬不下去,就不开车!”不管真假,听着心里热乎乎的。下车了。站台上接我们的同学早已等在那儿了,还借了辆平车,我们三个人,带了“岗尖”一车。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