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车女司机——秋雨的博客

东风4型0089号、0104号两台内燃机车三八包乘组。

 
 
 

日志

 
 

【转载】 夏晓《插队十年记》(三十一)六、读书  

2012-05-27 06:29:05|  分类: 知青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读书

我们在村里,干活是必须的,为了生存,干点出格的事也是迫不得已。应该说,知青在村里,并没有忘记自己是知识青年。我们村不少知青,总是要看些书。没想到,“文革”初期扔开书本的“轻松”,竟很快散去,取代它的,竟是对书的亲切!

在知青点里,最常见的就是书,各种各样,各门各类。上老乡家去,最爱借的,也是书。我们村知青带的书,除了每人都有的“红宝书”外,有名著,比如《红与黑》、《高老头》之类,有《唐诗300首》之流,三国水浒,西游红楼不在话下,还有深奥难懂的,比如黑格尔的《哲学史讲演录》等等。到别的村知青那儿去“窜”,蹭完了饭捎上本书更是常见。知青们聊起来,古今中外,天文地理,涉及之广,谈论之深,在那个时代,都是颇有见地的。我记得看到过夏县一个知青点的知青编的一本油印“刊物”,对当时的中苏关系、军事对比、边境形势、战略对策,也分析得头头是道。  

 插队了,按那会儿的宣传,似乎是要扎下去了。下工回来,看些书消遣,所以,初期的看书,也大都是小说。就是那本黑格尔的《哲学史讲演录》,我居然以为是历史书,认为里面讲的是故事!借来一看,全然不是那么回事,大多看不懂,只记得睡啤酒桶的第欧根尼,苏格拉底的老婆骑在他脖子上撒尿,亚里士多德和他的学生们在林阴道上上课!

 我们村的老冯, 常背个唐诗宋词什么的。听了,很佩服,也找两本来看,看了没几首,觉得没兴趣,便不再看。我在学校时就怕诗词,现在竟毫无改变!

 

读书班

 1969年,几个队的知青感觉有读书的必要,于是,这几个队的知青以队为单位,组织了读书班。当然,学习毛主席著作是首先的。于是,我们从《实践论》开始,每天收工回来,吃完饭,到我们队女知青的住处,一句一句地读,讨论,每天总有几个小时。与同学的讨论,竟找回了读书的乐趣。

有同学拿来一本艾思奇的《辩证唯物主义提纲》,虽说已经很旧了,但几个同学还是轮流读完了它。读完了,几个同学也讨论,什么物质精神、运动静止、对立统一、实践认识,特别是对“否定之否定”,觉得很有意思:这“否定”并不就是“不”!竟使我觉得哲学也很有意思,也有乐趣,有时也争论。几个队的知青,读书成为一种风尚。也有一位同学,把书装在上衣兜里,书名朝外,表示自己也在读书,被别的同学传为笑谈。当然,知青中也有不以为然的,说些“二话”。我们依然读,心想,多知道些事,聊天也有内容,哪怕多认几个字,也是收获。

读书班坚持了两个月,因为麦收了。麦收很忙,两头不见天日,队里吃完饭,拖着拿不起个儿的身体,回到住处,倒头就睡。第二天天没亮,接着干活。那是第一年,其苦其累,自不待言。麦收完了,打场、交公粮。过后,读书班也就不了了之。

但读书班,我时常怀念它,感激它,因为它让我知道了读书的乐趣,给了我很大的收获,影响了我此后的路。其中印象最深的,是毛泽东在《实践论》中的那句话:感觉到了的东西,我们还不能理解它,只有理解了的东西,才能更深刻地感觉它。这成为我日后读书的一个指南,尽管有读不懂的,有滥读的。我确定了我读书的最低纲领和最高纲领,最低纲领:多认识俩字;最高纲领:理解它。

  读书班结束了,尽管无果,却让我知道了书是可以自己读的。但我从来不把书带到田间地头,好像挺抓紧时间,实际如何呢?书是自己读的,又不是给别人看的,让人觉得你好学?一歇活干下来,挺累,休息就是休息,“吃一袋”,聊聊天,喘口气儿。在聊天中,有时也能知道谁那儿有书,只要自己没看过的,想法找他借来,也是收获。

 

想读啥读啥  

自己读书,最大好处,就是想读什么就读什么,找到什么读什么,全无老师安排,竟有几分轻松。

在村里一位老高中生家发现了苏联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和《政治经济学》,跟他借来。又发现他有一小箱子书,以后不时去“骚扰”。

借来的书,有些觉得有意思的、喜欢的,常常留好长时间,人家要了,才还给人家,还有的,干脆就“咪”了,想起来,看看。

那回,到一老乡家,看见他们家窗台上有一本很旧的书,黄黄的纸,是刻本,没有书皮,也不知啥玩意儿,找老乡借来,一看,是看风水的。回去也看,只记得里面讲宅基地,有个“二龙夺珠”,说的是如果宅子建在两条路的交叉口,非遭偷,即遭抢,故为凶宅。用自己学得的一点知识去思考,认为有道理,因为路口来往人多,各色人等都有,难免小偷强盗之类光顾。也有想不明白的,觉得没道理,比如“聚宝盆”,说房基地如果四面高,中间低,“聚财”。心想,如果下大雨,房子不就泡了吗?真是胡说,迷信!

  那会儿“学哲学”很普及,我当然也受此影响。说老实话,有些懂了,有些不大懂,见那些书中引用马列原著的话,觉得有意思,也竟试着读起原著,好在父亲的书中有不少。对同学中读原著,比如《反杜林论》、《哲学笔记》、《自然辩证法》的,很佩服。这就好比学校的“政治课”,不过比那可有意思多了。

 

“历史”

记得小学三年级下学期,老师推荐我们读《红军不怕远征难》,那是一本百十页的小书,我很高兴,毕竟读“字书”了嘛。看完之后,长征,特别是雪山、草地,还有腊子口,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是对现代史的第一次接触。之后,又看了《跟随毛主席长征》、《红军第一方面军长征记》、《星火燎原》等。

应该说,初中的历史课还是使我们了解了中国历史的简况的。插队到了村里,同学们也常聊一些解放军的战史,古代史和近代史,说古论今,给我开了不小的眼界。在村里,居然还能找到《三国志》,老实说,读得很勉强,觉得远没有《三国演义》好看、好懂,看了,竟没什么印象。家里有范文澜的《中国通史》近代史部分,看了一遍,感觉对近代有所了解了。后来又买了郭沫若的《中国史稿》第一册,算是对中国古代史的一部分也知道了一些。

 读书,只是一部分,和同学的聊天,却受益非浅。我们村的老冯,总爱说两段历史,背几首古诗。还有一些同学,对军史战史,有所知晓,他们讲的一些事,在我看过的书上是找不到的,听起来饶有趣味,比读书要轻松得多。这几年,我读了《中国革命战争纪实》,十几本,发现同学那时所说,许多是有史料依据的。

 说到历史,不能不说说“批儒评法”,刚开始,还觉得有点意思,相关的“书”也看了一些。看到后来,难免有些疑问。只记得,当时想,说儒家这不好,那反动,可中国的传统,毕竟又以儒家为主,那究竟是革命的任务还很艰巨呢,还是中国的历史要改写?说法家好,可法家的酷吏那么多,又怎么解释呢?想归想,终不敢说,也许,是自己的政治觉悟不高吧。不过,倒是又读了一些书,知道了一些事。

那年回家,正好父亲买了一套《史记》,在家期间,读完了它。对初中的那点文化底子,读着还真费劲。应该说,读懂的不多。

弟弟那儿有两本周一良的《世界通史》,心想,也知道点世界历史吧。拿来读了,只记得感想最多的是,中国自春秋之后即进入封建社会,时间当在公元前475年,而欧洲是日耳曼人攻入东罗马为欧洲封建社会之始,时间是公元475年,前后950年之差,那中国生产力的落后,只是外敌入侵吗?尽管当时只是想想而已,由此却让我记住了两个时间和历史的分期。后来高考时,史地卷恰出了中国封建社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题,竟让我得了一分。

应该说,插队时读的历史书,大都是当小说、故事看的,对历史本身的发展逻辑并无多少理解,只是这些“小说”、“故事”比教科书上的要丰富、生动得多,后来高考复习时看历史课本,只觉得它太简单了。这毕竟为我高考乃至后来的其他专业的学习,打下了不错的基础。

之所以不敢忘读书,是父亲和母亲的期望,家里不管多难,只要是买书,一准给钱,母亲看见我们看书,从不影响我们。即使是在挨整,也不忘让我们看书。父亲那年春节的教诲,更是让我增加了读书的力量。我们村知青有不少爱看书的,同他们一起聊聊甚至争争,是我在插队中的一大幸事。对这些同学,我一直感激他们,不管他们今天在做什么,他们是我的兄长大姐,在那段日子里,给我庇护,帮助我走好人生的路。

读书时间,是下工以后,吃完饭,天黑了,如果有电,多看会儿,没电,就着油灯,在豆火的陪伴下,读上几页。赶上下雨,出不了工,那就三件事:睡懒觉,缓缓乏;做饭,比平时复杂点,借以改善;读书,睡醒了,先不忙起床,躺着多舒服啊,抓过本书来,看到饿了再说。放下书,回想家里,多幸福啊!读完书,母亲把饭已经做好了,现在呢,还得自己做。学校里的读书,也是美好的回忆,想想“文革”刚开始时感觉的轻松,觉得自己那会儿真不懂事,浪费了大好时光,真想能回到学校。

后来,集体灶,我做饭,又多了可读书的时间。做完饭,同学还没下工,看会儿;同学上工走了,离做饭还有一段时间,看会儿;有时看得放不下,带到厨房,一边拉风箱一边看。没有想到还有机会上学,只是想到知识青年总得对得起“知识”二字。等到招“工农兵学员”时,看着招生简章,不知是庆幸还是悲哀:文化程度要求初中。直到白卷英雄,不仅上了大学,还成为一时权贵,真不知作何感想。

 我的读书,全然不是按科读,找到什么读什么,为了说着方便,还是按前面的,权且分一下吧。

 

 “语文”

 在村里,能找到的书,莫多过于小说的了。看小说,既不分段落找段落大意,也不分析语法和逻辑结构,倒像是在看故事,知道些事,晓得些人,还认了些字,也就行了。好在没有考试,倒也自在。

我记得在村里读的第一本小说是《小五义》。小学时,《中国少年报》上有名为“小虎子”的漫画,有一期是说不要读坏书的,那上面的“坏书”就是《小五义》,没想到在村里看到了它。此后,还看了《三侠五义》、《施公案》、《小八义》等等。现在想来,这些公案小说,之所以在民间流传甚广,是由于“民”们太希望有“青天大老爷”为他们做主了,在“青天大老爷”顾不上的地方,有些行侠仗义者为他们解解难,出出气,也是好的。当侠士遇上了青天,那就有的看了。以至过去有“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一说,一时颇为流行,为一些人乐道,殊不知这与马克思的“社会公仆”是两回事!“为民做主”,这是为民之说,而非为人之道。

除了公案小说,还看了一些《镜花缘》、《说岳全传》、《聊斋》、三言二拍之类的,重读了《三国》、《西游》、《红楼》、《水浒》。

 村里能借到的,大都是公案小说和古典小说。有些是别的村的知青从他们那个村借的,辗转借来。那时,不管是到本村的知青那儿,还是到邻村的知青那儿,拿本书看,都是惯常的事。有时遇到他们正在看,只好等着,但心里记着,估摸他看得差不多了,登门再借。西下冯村的知青就跟他们村的一位老乡(据说是地主)家借了不少书,新新的,还是线装的,一函一函的。他们借了,看见,再转借过来。有《左传》、《论语》、《大学》、《中庸》等等,还有不少,我们是用旅行包装回来的,放在床头,有时间看上几页。这是我第一次看线状的书,看这些书,闻着淡淡的墨香和纸香,真是一种享受!说老实话,看也看不大懂,还有不认识的字。不过,反正是看了,总比不看强。人家只要求一定把书还回,并保持好,合理的要求。那时,是书就看,连看风水宅地的书都看。

 除了这些书,还有的就是“红色小说”了,比如《红日》、《吕梁英雄传》、《林海雪原》、《铁道游击队》、《苦菜花》、《迎春花》、《创业史》、《暴风骤雨》、《春雷》、《战斗的青春》、《平原枪声》、《烈火金刚》之类。这些书,在学校大都看过,到村里,找到了,再看一遍。反正是有的看了。那时,唯一的一本革命小说《欧阳海之歌》也看过,只是觉得没有那些小说好看。

  一些外国的小说,大都是知青自己带来的。比如,《马克思的青年时代》、《红与黑》、《战争与和平》、《欧也尼.葛朗台》、《高老头》、《俊友》等等。回到北京,找以前的同学和玩伴,竟也能借到一些外国名著。村里只找到一本外国的,就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拉拉杂杂,算是看了不少小说,这些小说,一般看得都很快,毕竟是“故事”嘛。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