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车女司机——秋雨的博客

东风4型0089号、0104号两台内燃机车三八包乘组。

 
 
 

日志

 
 

【转载】 夏晓《插队十年记》(四十)回家4  

2012-05-28 07:20:28|  分类: 知青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临 钢

1月20日早上,我在临汾车站下了车,一个人找到临钢。在临钢门前,看着那食堂、商店,有一种久违的感觉。东问西问,找到我们住的地方,那是高炉下的一间房子,先来的同学给我在炉边留了一张床。这时我才知道,我们这批分到临钢的知青,北京的已经很少了,还有一位是天津的,大部分是山西以及中央在山西单位的插队知青,其中有好几位是十三冶的。

钢厂不缺燃料,我们宿舍里的炉子烧的,是我们在厂里捡的掉在地上的碎炭。火很旺,没几天,把炉子的砖都烧坏了。屋子里暖暖和和的,回想起刚到夏县时那通风极好的宿舍,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我被分在炼铁车间,经过几天的学习,分在四高炉当看水工,熟练工种。我们新工人的户口还没上上,因此没有粮票,几个一起去的人,只靠我兜里的30元钱,在厂门口吃不要粮票的羊杂碎面条,下了班,坐在那小饭馆的小板凳上,等着那碗面条。好在一个星期后,厂里先给我们办了饭票,才算没断顿。

有时,我们会结伴“进城”,在临汾市里逛逛,只记得那路边的山楂树,可惜是冬天。临汾的人民公园,插队,对公园久违了!进去转转,记得里面还有只猴儿。毕竟是“市”,比夏县繁华多了。还记得那座尧庙,墙上的那些佛像都没有脑袋。

正赶春节期间,上班没两天,车间排节目,便让我去宣传队,干了有20来天。我记得演的节目有:《洪湖赤卫队》中的《看天下劳动人民得解放》、《红太阳的光辉把炉台照亮》、《夫妻识字》等等。每天除了排练,就是演节目,在高炉上没干几天,只是节目都是在高炉演的,一直到20日,才回高炉看水。

领到第一个月的工资,看着那几十元钱,心想,我总算能养活自己了。插队十年,月月靠家里给钱,现在总算不用再让家里寄钱了,父母总算能减轻一些负担了!天天看着高炉、焦炭,看看自己,也是工人了!但大学能不能录取,始终是一块心结,可总算有工作了,即使考不上,生活也算有着落了。

快过年了,有一些人利用春节的几天假期,回他原来插队的地方去过年了。我在宣传队,没有回农场。过了年,他们回来了。有一位夏县一起来的知青告诉我,他和我们公社管文教的秘书在一个村,听秘书说,我的考分很高,初选名单上是有标志的,要求“诱导报全国名牌大学”,可是,由于我被招工走了,所以只好拉倒。我一听,心里真不是滋味。但还强作镇静,说:“没关系,今年再考。”那难受劲儿就别说了!

晚上,我打开箱子,拿出那些陪伴我几年的书本,开始准备复习了。我想,有今年的基础,再加上几个月的复习,一定会考得更好,只是不知道厂里让不让考?

录取通知书

2月22日,我上夜班,23日,到下班的点儿了。接班的工友一见面,就给我了一封信,我一看,是农场来的,从信封上那笔迹,看出那是文义和张良写来的。打开信,第一句就是:“到北大以后来信。”他们告诉我,通知书给我挂号寄来了。我意外,接着是兴奋:我被录取了!而且是北京大学,一所我仰慕的大学,一所能让我回家的大学!一夜的疲劳不翼而飞,原本以为没戏了,被抛到谷底,没想到,通知书来了,我又上了浪尖!

 可录取通知书在哪儿呢?应该到车间了吧?我赶快往车间跑,路上碰到一个车间的师傅,他们和我在宣传队很熟了,问我,干吗那么急,我告诉他们:“我考上大学了!”他们一脸惊讶。问我考哪儿了,我激动而又骄傲地告诉他们:“北大。”他们露出不信的神色,告诉我,光听说不行,要拿到通知才算。到了车间,急着问有没有我的信。车间管信的找了半天,看着他不紧不慢的样子,我真着急,终于,他说:“有。”拿来一看,好大的一包,那是父亲给我寄的一包书,全是讲炼钢的。我急切地说:“还有!”他又找,终于找到了。打开,里面又是一个牛皮纸信封,竖的,中间的红框里,写着我的名字,左下角是“山西省高等学校招生办公室”的红字,里面是“北京大学新生入学通知书”和学校的行李签。看着通知书,一遍又一遍,回家、还有校园,马上就要变成现实了!

 通知书上要求2月27、28日报到。急急忙忙去办手续,想尽快办好,好早一点回家,正好由一起到临钢的知青去市里,请他们帮我给父母打电报,电文我还记得:“录取北大,27日到京。”父母10年的操劳和支持终于有了结果,必须赶快让他们知道,好让他们早一点放心!

但我把问题想简单了。原想拿着通知书到劳资科把户口、档案一转,再收拾一下东西,就可以买票回家了。谁知到了劳资科,他们才告诉我,我的户口迁移证有问题,户口上不了,无法从他们那儿迁。原因是空白项上打了个叉,而公社的图章又恰好盖在叉上!必须回夏县重新办。别人的户口都上了,唯独我的不行,我真奇怪:这么多天为什么不告诉我!至于档案,由于招工名额,我必须回夏县换一个人来,才能把档案给我发出!这些手续在临钢是办不了了。

急急忙忙再给家里打电报,告诉他们因户口问题,回家可能要晚。

 

再回夏县

 急忙买了火车票,从临汾到闻喜,下了车,可以说,是疾步如飞,走了22里路,当天下午回到农场。一会儿也没耽误,借了一辆自行车,文义,还有一位小插,陪着我马上就往公社赶。

  到了公社,天已经擦黑了。找到管户口的秘书,请他帮我办一下户口迁移。他接过迁移证和录取通知书,看了一眼,说:“你的户口已转临汾,应该在那儿办。”我指着迁移证说:“你看,把章盖哪儿了?人家根本就没法办。”他说:“我给你重开一份,你回临汾办。”我拿出通知书,说:“通知是给胡张的,只能在你这儿办。”他还是推三推四。我真没想到,没办法,又给他递了一根烟,接着说,想说服他。忽然,他开恩了:“我给你办了吧!”谢天谢地!

 回农场的路上,文义问我:“还不给你办你怎么办?”我说:“那我只有找县里了,请他们帮忙。我真没想到这么难!”

 有了这个教训,第二天,我没有直接到公社去办粮食关系,而是去了县知青办。公社管粮食关系的,难说话是有名的,我可不想去碰钉子。

到了县城,碰见公社磷肥厂的团支部书记,他一见我,就对他旁边的人说:“咱县今年就一位考上北大的,就是他!”问他考哪儿了,他说,“北京化工学院。”很高兴,我向他表示祝贺。

 到了知青办,找到兰主任,她看见我十分高兴。我跟她开玩笑:“兰主任,我被退回来了。”她一笑,说:“别淘了,你的情况我知道!”我告诉她,临钢要再招一个,我算被退回来的。她说:“太好了!我马上办这件事。”接着,又开玩笑地说:“像你这样的,多退回来几个才好呢!什么时候退回来,我什么时候接受!”我跟他讲了我办户口的事儿。她说:“真不像话!你怎么没来找我?我给你办!”我又讲了对办粮食关系的担心。兰主任说:“你先去办,如果还是那样,我去!”然后,她领着我去参观还没开幕的“夏县农业展”一路上,她碰见人,总要介绍我一下,她的高兴,使我很感动。

 到了公社,我到粮食站。没想到,非常痛快,估计兰主任给打电话了。只是提了一个问题:我的粮食关系在临钢没落上,有两个月的粮食怎么办?我很痛快:“不要了,给你吧!”

 手续办妥。现在是25日下午。回到农场,同小插们聊聊天,他们毕竟是我最孤寂的日子里的伙伴,给了我很多的帮助和支持,特别是文义和张良。

 晚上,带着办好的手续,返回临钢。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