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车女司机——秋雨的博客

东风4型0089号、0104号两台内燃机车三八包乘组。

 
 
 

日志

 
 

【转载】【原创】又忆马营滩 秋实  

2012-08-24 00:16:22|  分类: 马友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又忆马营滩 - 秋实 - 秋实

又忆马营滩  

7月31号,辽河艄公——黄明丰与几位朋友一起从东北营口到石家庄办事,于是我与列妹、天柱有了一次与明丰见面的机会。

我与明丰真正相识,是在网上。09年,“二场马友之家”建立,认识了很多马场子弟马友,辽河艄公便是最早认识的之一。

但那时,我还不知道他的真实大名——黄明丰。但一读到“艄公”二字,不由得让我联想起《川江号子》,高亢、豪迈、悠长,让人过耳不忘。虽然“辽河”远在东北,号子是“川江”的,一北一南相差十万八千里,但不知怎的就有一种认同,有亲切感。再看看附在“辽河艄公”旁的那张照片,一个朝气蓬勃的小伙子,更让人增加了印象,后来多次看到“艄公”的文章,知道了这个“小伙”叫黄明丰。

明丰到石家庄,特来看我和王列、天柱。尽管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却没有一点生分感。眼前的明丰,虽然已不再年轻,但高大的身材,既有东北汉子的魁梧,又有西北汉子的强壮,让你立马觉得似成相识。

明丰恭敬地称我为老师。他告诉我,当年我在马场当老师的时候,他是二、三年级的学生,那时我教五年级,并未教过他。但他说:他认识我,因为我是少先队辅导员,而他是队干部,给他们开过会。他还说:那时场里放电影,他和同学们喜欢坐在我的身边,因为我会给他们讲解电影里的人、物和事。当年的高原——马营滩山丹军马场,是一个完全封闭的社会,孩子们对外界可以说是一无所知,所以当我们这些知青将新鲜的事物带给这些渴求知识的孩子们时,知青老师在他们的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明丰又谈起当年我给同学们讲《公主与王子》的故事。他说,那时他只有七、八岁,是听高年级的同学们在议论的。不过,不是喜欢而是指责:几个高年级的学生认为讲这样的故事是反动。现在回忆起这件事,不觉得奇怪。因为那是一个思想混乱,极左思潮泛滥的年代,讲“真善美”是犯大忌的。难能可贵的是,明丰当年虽只是一个孩子,虽然对很多事物的判断懵懵懂懂,但并没有被“左”唬住,而是以一种对知识的渴求而在自己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象。我是读着童话故事长大的。《安徒生童话集》,《格林童话》还有《一千零一夜》等等,早已在我的心中扎下了根。在马场当老师时,每天面对的是口号般的枯燥的文章,面对孩子们渴求的眼光,也许是我想把自己对美的事物的理解告诉他们,也许我的讲述只是课余之时的即兴而发,是一种不经意,但它却在根本不知“童话”为何物的孩子们心中激起了波澜。

其实,明丰讲的这些往事,我早已忘记,但我从中却感悟到了一点,那就是老师的力量,尤其是小学老师的一言一行,都在影响着孩子的成长。

【原创】又忆马营滩 - 秋实 - 秋实

 

我与明丰回忆着马场生活的许多往事。我们都谈起了自己的父辈。明丰的父亲黄德满虽然我不很熟悉,但是我们一定见过面,他曾是草原队的指导员,一个从东北到马场支边的复转军人。这又让我想起了园林队宇克奎队长,农六队李庆恩队长,他们都是东北人。还有七队的陈德珍指导员,杨队长(名字忘了),徐文彬校长,他们都是四川人。好几批转业军人在五、六十年代来到马场,那时的马营滩气候更恶劣,条件更艰苦,生活更艰难,他们之中的很多人,都做了基层领导,改变着马场的面貌。六十年代末。我们知青到马场时,已是马场最红火的时期,条件相对要好一些了。尽管从雨曦、丹珠和明丰等马场子弟的文章中,我看到了她们的父辈,为马场建设所做出的贡献,但我想,如果有更多的马场子弟参与写作,关于马场转业军人的故事会更生动,更感人,更全面。

【原创】又忆马营滩 - 秋实 - 秋实

 

与明丰的交谈是愉快的,就像打开了闸门一样,关于马场的记忆再一次地流淌。

明丰讲起了他所编撰的《山丹军马场辞典》,让我和王列看了他编写的有关我们姐妹俩的词条。我曾写过一篇关于知青何高平的小文,何高平是第一个将生命献给马场的知青,为了弄清何高平的情况,明丰打电话问我,又通过我找到在邢台的田连全、郑华夫妇,非常认真地核实所写内容是否准确,看得出,明丰是一个做事一丝不苟的人。尤其是当他的两个随行朋友高谈阔论的时候,他静静地听着,从不插嘴,让我觉得出他的沉静。我想:正是他的这种性格,决定了他能完成《山丹军马场辞典》这样一个浩繁的工程。历时一年多的收集、整理、核实、编纂,校对,如今他的《山丹军马场辞典》即将收尾。

我衷心地祝愿他:早日完成这部记载着山丹军马场方方面面,记载着马场人丰功伟绩的巨著!

【原创】又忆马营滩 - 秋实 - 秋实

  

附1:我为什么要编撰《山丹军马场辞典》黄明丰

经过一年多的准备(主要是《盖篓子方言词典》的编撰已经告一段落),我终于可以腾出一点时间来编撰《山丹军马场辞典》。

其实一直以来我就想编撰这么一本辞典。我们平时在学习和写文章时,经常会遇到一些关于山丹马场的问题。比如说“山丹军马场是世界第二大马场,亚洲第一大马场”,那么世界第一大马场在哪里?现在情况怎样?比如说我们熟知的山丹马,他和前苏联的顿河马是什么关系?这些问题,不但查询起来费神费力,而且答案常常是模棱两可,似是而非。要是手边或者案头有这么一本辞典做参考,不知要方便多少。

然而真的是要编这么一部辞典,其难度也可想而知。别的且不说,光是那些词汇的搜集,就浩瀚而庞杂。两年前我和丹俐谈起我的这个想法时,她就咂舌道:哥啊,那你起码要在马场住上两三年。

我没有条件在马场住上两三年,撰写辞典的事自然也大打折扣,不过我心里这个愿望始终没有泯灭。2009年山丹马场六十年大庆,本来我计划回一趟马场,后因故没有成行。不过我托付许兵老师帮我寻一本《山丹军马场志》,许兵老师如约办到,并千方百计地托人把书捎到我手里,于是我又信心大增,重新燃起撰写辞典的激情。

我不知道前面还有多少困难等着我,但我现在却坚定了我的信心。不管是三年五载,不管是困难多么重重,我一定要完成这件事,给我自己和马场一个交代,给马友们一点信心!

这其实也是在圆我的一个梦。                      

                                                                                                                                                         2011.1.14.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