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车女司机——秋雨的博客

东风4型0089号、0104号两台内燃机车三八包乘组。

 
 
 

日志

 
 

【转载】忆往事点点滴滴例例在目(二) 王兴  

2012-08-27 15:05:57|  分类: 铁路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灵丘是我献出青春的地方,铁路是我从部队复员后步入的第一个工作单位,火车司机是我奋斗拼搏四年赢得的工作岗位,从此无论是学员、副司机、司机、司机长、指导司机、以及后来从事的安全管理岗位,反正再也没有离开过铁路行车这一行业,我爱铁路,我爱行车行业,并在这一行业中奉献年华四十载,到如今已经步入颐养天年的年龄,坐到家里心安理得地享受国家发的养老金安度晚年。如果有来生我还要开火车,要开动车,要开更高级的火车,咱们那时候开的车太土了。哈哈哈

        我们宿舍住的四个人谁都懒的给火炉子添煤,火炉子经常就灭了,大家全都冻着,那时候年轻人在一起爱喝点酒,喝了酒半夜就渴醒了,起来提起茶壶想倒点水喝,茶壶沉甸甸的就是倒不出水来,后来才知道是水冻冰了,就这样冻了一段时间天气变得更冷了,王培生火的不行了,他把炉子生着,还一个劲地加煤,烧得旺旺的,过了个把小时我从外面回来发现屋子里味道不对,翻起被褥一看,原来是侯晋华的褥子着了,挨炕的一面糊了盆底大的一片,里面的棉花还有火星呢。侯晋华睡的位置离火炉子最近。为了御寒我们晚上睡觉时先脱了衣服只穿裤头坐在炕上凉5分钟,然后才专被窝,进了被窝再来回翻滚几下,用身体把被窝先暖热再睡。曾有一段时期我们串房了,就是侦查到哪个屋里有跑车走了的空位子就在此睡了,同时也为了能和这个屋里还在的人聊,一个屋不是三个床位吗,一个不在的起码还有两个在的。半夜那个人退勤回来一看有人占了他的铺位也不好意思叫醒,就到其他屋里找铺位去,可是过一会他找上的那个铺上的人又回来,只好再到别的屋找睡的地方。第二天天亮后起床才发现整个串位了。成了住公寓似的,那时候过的就像共产主义生活一样。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那么融洽和睦。还有知道哪个人刚从家回来就去看看带回什么好吃的来了,一同分享。记得有一次听说王平屋里的闫双驹晚上回来,我、王红兵、张金池、尹树林再加上王平,好像还有吕学来,大家都坐在屋里一边聊一边等,看着时间知道他坐小票车回来,21点50来分他回来了,大家问带来什么好吃的了?他说这趟什么也没带,就带来点老咸菜,打开挎包拿出用报纸包着的一包老咸菜,大家多少有点少兴,张金池拎起茶壶笑嘻嘻地说这也不能剩下,我去打水,一阵从锅炉房打回一大壶水来,我们大家人人端着杯子喝着水就着老咸菜继续聊,一直到把一包老咸菜消灭完才放心地各自回屋睡觉。闫双驹已故多年,在天有灵的话他会知道如今我们还没有忘记他。

 

我曾和食堂闹过两次矛盾,第一次是1975年2月11日早上(春节)我故意约了4、5个人,在食堂排队轮到我买饭时,我说要窝头,卖饭的说没有,我是那不行我就是要窝头,后面的几个人一起挤过来都要窝头,(过年食堂没有准备窝头)我说单身不会计划吗,细粮票用完了只剩下粗粮票了,要不你就收我的粗粮票买给我这顿饭,大过年的你总不能让我们饿肚子吧,买饭的不敢卖给细粮,又没有窝头可卖,为此我们就吵起来,一直吵到张海元书记来了,把我们几个叫到党委办公室谈话。最终的结果是:经段领导研究决定从此后,每到逢年过节,全机务段的职工每人都可以用6两粗粮买6两细粮,这可是全机务段职工都受益的好事,其实我没有想到有这么好的结果,我只是想故意到食堂捣乱捣乱,回想起来那时年轻气盛。

第二次是当上司机以后,有一天正赶上中午退勤,午饭高峰刚过12点50分,我估计剩的菜种类不多了,就很客气的问卖饭的,说师傅有啥菜呢?没想到他的脾气挺大,眼睛一瞪说你没长眼睛?(用手指了一下写菜谱的小黑板),当时我就火了,好,看我怎么对付你,你让我看黑板,我就专找估计没有了的菜点,他告诉我没有了,我说不行,你让我看黑板你看看这是不是黑板上写的菜名,我把黑板摘下来,杵到他的脸前面说你长的眼睛没有?睁大你的眼睛看看这上面写的没有?只差一点没有打起来,后来还是张海元书记来的,把食堂的批评了一顿,又让他们给我来了个单炒菜,而且我是坐在食堂里面看着他炒菜的,大师傅起的呼呼的。我感觉太自信了,心想这回可不是我要捣乱,是他们太狠了。

 

我记得当初机务段流传着这样民谣:好女不嫁乘务郎,十有九天守空房,好容易盼到回家住,抱住盆子洗衣裳。远看像群逃荒的,近看像伙要饭的,开口问过才知道他们全是机务段的。干我们这一行的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有时候我们大家坐在一起诉起心酸往事,大小伙也控制不住感情,眼泪也要在眼眶子里打转转,赵弟山曾讲过,他回了家,他姑娘推着不让他上床,他一上床女儿就哇哇大哭,嘴里喊着不让叔叔上我和妈妈的床。史龙生就说过回了家连个和老婆亲热的机会都没有,怎么对班也敢不上在家过夜,(那会大部分机车都是担当灵丘-原平间的交路,原平退勤赶对车能在家呆7、8个,10来个小时,赶不对时间的连家也回不去)他说大白天回去呆上几个小时,地上还杵的个秃小子,怎么撵也撵不出去,没有办法给了个瓶子说打瓶子醋去,这小子倒好,一路小跑着去了,一路小跑又回来了,啥事也没干成,干气没话说。后来他又想了个损招,又给了儿子一个碗说再去打斤酱油回来,不许撒啦,这回好啦,儿子一时半会回不来了。纪大生跟我们讲(他是石家庄的),一个月不总能回一次家,回的时候多多的给孩子们买上东西,可是孩子们从来连声爸爸也不叫,心酸呀。他看见孩子有什么过错不敢管,每次都是悄悄地爬在老婆的耳朵上告诉老婆,再由老婆出面管教孩子。王红兵跟我搭班子,到了和老婆会车的区间(常对英是个列车员)他就鸣几声笛,他老婆就趴在车的窗户上招招手,能不能看见谁也说不清楚,我问王红兵你和小常连面也见不上你们怎么联系?他说他家有块留言板,有事就写在留言板上。……这样的事例我听说的很很多,几天几夜也说不完,再说也不能一一列举。当大家谈论起这些事的时候人人眼睛里闪着泪花。谁都有过同感。一言难尽。我们也都是血气方刚的男子汉,和其他正常男人一样我们也需要……。以上事例全是我亲耳所闻,无一虚构。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