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车女司机——秋雨的博客

东风4型0089号、0104号两台内燃机车三八包乘组。

 
 
 

日志

 
 

【转载】忆往事点点滴滴例例在目(三) 王兴  

2012-08-29 06:53:34|  分类: 铁路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忆往事点点滴滴例例在目(三) - wangshuzhuanyong - wangshuzhuanyong的博客 

忆往事点点滴滴例例在目(三)

作者:王 兴   

    灵丘是我献出青春的地方,铁路是我从部队复员后步入的第一个工作单位,火车司机是我奋斗拼搏四年赢得的工作岗位,从此无论是学员、副司机、司机、司机长、指导司机、以及后来从事的安全管理岗位,反正再也没有离开过铁路行车这一行业,我爱铁路,我爱行车行业,并在这一行业中奉献年华四十载,到如今已经步入颐养天年的年龄,坐到家里心安理得地享受国家发的养老金安度晚年。如果有来生我还要开火车,要开动车,要开更高级的火车,咱们那时候开的车太土了。

 

  刚到机务段那会儿领导(杨秀生,灵丘机务段筹备组副组长)给我们介绍灵丘机务段概况时说:灵丘机务段是山西省唯一的一个内燃机务段,也是全中国的第二十个内燃机务段,我们用的是从西德进口的大马力,每台造价480万元。又听老师傅们说开火车的都是离地三尺的活神仙给个县官也不换的职业,还有的老师傅告诉我们开火车的坐火车从来不用掏钱,两条铁路走遍天下,当时我就觉得这职业太好,太有自豪感了,非常非常的自信。到机务段后享受的第一次休探亲假,(那会儿的探亲假只给12天假),我就从灵丘出发-太原-石家庄-郑州-武汉-长沙-株洲-南昌-杭州-上海-苏州-无锡-南京-徐州-济南-德州-石家庄-太原-灵丘,绕了个大圈。算计的一到晚上一定要在车上过,一天旅馆也不用住还能省出时间多玩一会,就是上井冈山和在杭州耽误了点时间,其它大部分地方都是只玩了几个小时,这一趟跑下来,我知道了不少坐车的窍门,比如,越是慢车查票的次数越多,快车很少查票,特快车保证不查票,慢车上车容易,门口没人管,快车和特快车上车时列车员站在门要看车票,那会儿的车不像现在都变成空调车了,每个车厢个个车窗大开,我就把带的手提包先从车窗口递进去,然后空手上车,门口的列车员就不管了,上特快车更得有技巧,除了先把东西递上去之外还得把身上穿的上衣脱下来也从窗口递进去,然后再上车,门口站的列车员就不管。很开心,真的很过瘾,的确体会到了两条铁路走遍天下的感觉,第一次亲身体验到铁路职工的优越感,没有花一分钱钱,拿的个学习内燃机车副司机的工作证,在车上看见查票的过来先想办法躲,去个厕所或者端个水杯去打水,实在躲不了时就拿工作证糊弄,反正工作证上面有司机两个字呢,不管是学习还是副,后面总归是司机两字吗。我想的要是遇上实在不通情理的,就跟他说前方停车站我就下车,下了车再想办法坐别的车,反正是不能掏钱。拿着灵丘-大连的出差免票我还去过吉林和哈尔滨呢。那是1976年11月底的事,机务段派我们和班师傅去大连接车,我一个人提前走了两天,先去吉林玩了不到一天就去了哈尔滨,本来还打算去齐齐哈尔看看,到了哈尔滨一下车就看见冰天雪地的,就想先进候车室暖和暖和辨辨方向再说,哈尔滨车站分两个候车室,一个是南下候车室,另一个是北上候车室,我想管他哪个随便进个候车室不冷就行,看也没看就走到了北上候车室,没想到门口还坐的个把门的,非要看车票才让进,我把灵丘-大连的免票递给他,他拿着看了半天估计他连灵丘在哪也不知道,又不愿意让我看出来他不知道(那会儿的灵丘实在是太不出名了,我出去走了好多地方就发现车站的人都不知道灵丘在啥地方),把门的说你这不是去大连吗?去大连的到南下候车室去。我就反问他说,我去大连就不能回来了?你看我这是不是往返票,这时候他没办法了才问我灵丘在哪儿?我告他说灵丘在齐齐哈尔的北面,他就让我进去了。把我给乐的……。到了哈尔滨气温就这么冷,那还敢往齐齐哈尔走?

 

  1975年1月分配我们跟车学习,我被分到西德大马力NY7-0028机车,司机长班绵镇,司机彭友海、纪大生(后来李智考上司机才换成他)。一起上NY7-0028机车的还有赵弟山、李泰发、马全胜、赵生源、杨文贵。当初这台机车是在太原驻勤,跑的是南同浦、太焦线,石太线,运输任务就是给兰村造纸厂拉秸秆,区间待装,回厂待卸。不累很有意思,就是耗的时间比较长。

      1975年10月从复转大兵里提升了第一批代务副司机,我有幸赶上了,此时车上的副司机岗位就剩下赵弟山、李泰发和我。马全胜、赵生源这两个人调回太原去了,杨文贵也离开0028机车了。这就是赵生源和杨文贵还没有下车时留下的一张合影像。

忆往事点点滴滴例例在目(三) - wangshuzhuanyong - wangshuzhuanyong的博客

  

1976年7月被正式提升为副司机,到了灵丘后1976年11月第一次出公差去大连(就是这次给了我去哈尔滨的机会)接东风4-0128机车,接回来后我们转包了这台新车,那会儿铁道部决定西德大马力全部调回山海关机务段统一管理(全国总共有10台NY5、10台NY6、20台NY7)。

1977年6月在复转大兵在职副司机里首批享受上操纵副司机的待遇,1978年3月正式提升为司机。当上司机之后我和刘清堃、林宪国接管了东风4-0128机车,几个老司机全下车了。我们包车组是百万公里以上的安全无事故,出席路局的先进集体和出席山西省的先进集体。后来这个荣耀是被替班司机孟凡平在太和车站冒进信号砸了锅的。同一批考上司机的还有:杨军、李泰发、赵弟山、刘同生、徐中光、尹树林、李福生、王培生、吕学来、韩玉飞、林宪国、孙连茂、张搬田、王百定、刘清堃、张  坚、泉福贵、侯利民,高国锋、后面的几个人不在我们59个复转大兵的数内,共计26个人,还有几个我怎么也想不来了。参加考试的副司机是153个人,难度有多大就可想而知了。不像张  英、李  智、耿金生、张  玉、刘汝明、栁甲和、李留道、董锡昌、高润堂、尤学农、郭润明、国珢禄、赵子俊、吕卢生、陈耀先、纪焕文、王良兆他们运气好,他们是第一批,当时机务段司机非常紧缺路局批了20个司机名额,可是只有19个人参加考试,全上去还不够。成批的考司机我们算是机务段建段以来的第二批司机,在我们提司机前还有几个女的考上司机,为数不多所以够不上成批。

大连的交通特有意思,分有轨电车、无轨电车、公共汽车三种,票价也是分三种,分别是四分、五分、六分钱,无论几路车有轨电车全部是四分钱的价,公共汽车全部是五分钱的价,无轨电车全部是六分钱的价,而且售票方式也与其它城市不同,一次买几张票都行,下车撕掉算作废,没有撕掉啥时候也可以用,没呆几天我就发现这一现象,同时还发现人们拿的月票夹子很像我们所住招待所的出入证,我就每样车票都买了几张放着出入证夹子里,下车时我就像用月票的人似的,掏出夹子来一晃就过去了,装的很像。遇上非要看票的,就把车票掏出来给了他让撕去一张,我又没有逃票,再说从来也没有被逮住过,一个多月过去了,我的几张车票全在。这就是当时的有轨电车票。

忆往事点点滴滴例例在目(三) - wangshuzhuanyong - wangshuzhuanyong的博客

 


 

说起汽车票各个城市有各个城市的售票办法,我在杭州时,比较繁华的汽车站都放的个卖票的,在上车之前就得先把车票买了,验票上车。票价不等,去哪下车由你说了算,你在哪下车他又不知道,所以买个低价钱的车票,坐乘远距离的路,车上没售票员。在吉林上车前没人管,车上有个买票的,只卖不收票,就是下车的跟前站的个验票的,所以只要在下车之前把票买了就没事。而到了北京全是很长的三个门的车,车上只有一个售票员,停一次车换一个位置,三个门轮流跑,在下车时如果正赶上售票员在这个位置,你没有车票就不行,如果售票员不在这个门口,走人没事。有一次我领着石国胜到北京玩,第一次我买的票,换乘一趟车时他过意不去非要由他买票,他满车厢里追售票员,车上人很多,售票员又是来回倒换车门,石国胜在车上挤来挤去很引人注意,我又不愿意高声喊他,到了最远的那个位置算是逮着售票员了,人家问他在哪上的,他不知道就高声喊我问在哪上的车,没办法我告诉他,人家又问他要到哪儿下车,他就再放大嗓门的问我咱们要在那儿下车,弄的全车上的人把目光全投向了我,搞得我好扫兴。心说你呆的不要动,赶上了就买,赶不上咱到走了。 可惜咱们的石国胜如今已经不在了。我有意提到他就是要让大家不要忘记他。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